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大连农商行违法遭罚50万 授信不审慎致信用风险暴露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程明月


   港口中南村果园


   一进港口下南村,水乡景色如画卷般缓缓展开,水乡居民沿河而居。

清晨,沉睡了一夜的港口水乡,在叮叮当当的自行车铃声中醒来。阳光洒向港口河河面,再被一阵阵风揉碎成点点星光,融入河水。这条穿镇而过的河流,曾经是港口镇内最繁忙的“交通要道”。水乡居民锯木为舟,沿着河道驶向四面八方。

港口镇在清末发展成圩,因是石岐通往广州必经的重要港口而得名“港口”。镇内河涌交错,是典型的岭南水乡。经过百年发展,这里的水乡画卷质朴、美丽如初。在港口镇蹲点采访的过程中,记者深切感受到港口水乡因地制宜的发展智慧和质朴如初的百年水乡气质。

■以“农”带“农”,发展“农业总部经济”

如果时间退回到十年前,港口大道北还是一片农田。十年间,农田变成高楼大厦,大批农民洗脚上田。农业用地有限,农业发展如何突破瓶颈?在此次蹲点采访中,我们走进农业企业、养殖场等,看到了港口镇以“农”带“农”的发展思路。

大成冷冻的车间里,职业刀手手起刀落。不足10秒,一条罗非鱼就被分解成鱼片。几天后,这些鱼片就将走上不同国家的餐桌。

始建于2001年11月的大成冷冻,位于港口镇木河迳工业区。这家以水产品深加工出口为主的企业,2018年出口量已达8975吨,出口额3585万美元,产品远销美国、墨西哥、俄罗斯、中东、波兰、非洲等地。

成千上万吨鱼片,连接着中山本地及周边城市2089户养殖户。作为大成冷冻总经理,余俊锋是最常和养殖户们打交道的人:“对于养殖业来说,一年之计在于冬。每年冬季,我们会和合作的养殖户商定来年的养殖计划、最低收购价格等。”传统农业“看天吃饭”,但大成冷冻在客户、养殖户之间建立起了“旱涝保收”的模式。“我们采取农户+生产企业+客户的模式,我们接到客户订单后,再有计划地让农户养某种鱼,并且签订协议定好最低收购价。”余俊锋介绍说。

港口镇农业部门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省级农业龙头企业,大成冷冻发展的同时,带动了相关水产品产业的兴旺。据统计,2018年度该公司带动中山本地及周边养殖户2089户,养殖面积29890亩,有效地带动了农业农村的发展。

破解农业用地有限的瓶颈,港口的很多企业都在积极探索。位于港口镇中南村的满源农业有限公司,积极探索生态产业链的深度发展。所谓生态链深度发展,是整合种植、研发、生产加工、销售、物流配送等链条资源。比如,满源农业与华南农业大学合作开发红肉火龙果酒深加工项目,开发出火龙果冰酒、火龙果酵素等新产品。

记者在走访中了解到,截至目前,港口全镇已有8家市级农业企业,基本形成了水产品出口加工、粮食加工、畜禽产品加工三大流通加工基地。2018年,全镇农产品加工企业加工量12万吨,年产值约8.7亿元人民币,出口产值2.4亿元人民币。

■绿水青山农田保护区,吸引企业入驻人才返乡

地处港口镇北部,毗邻阜沙镇,下南村和中南村组成的“大南生态岛”,成为港口镇最“边缘”的村落。和镇内其他社区不同,这里的土地被划为农田保护区。守着大片农田,如何发展经济?我们在大南生态岛上找到了答案。

中南村内,两家标准化种植的火龙果果园,即将迎来摘果季;同样在中南村内的国雅沉香产业基地,每到周末便有大批游客前来体验沉香衍生餐;在下南村,成片成片的鱼塘内,养着四大家鱼、虾……为什么农场纷纷来生态岛上扎根?中南村内的万华农业火龙果种植基地负责人单万里介绍说,这片土地半径5公里内没有工业污染企业,空气、土壤、水源及离城市主干道的距离等都符合农业部无公害种植标准,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他在这里开建果园的重要因素。农场还能为村民提供工作岗位。生态果园的入驻,给大南生态岛带来大批游客。据统计,自2018年以来,生态岛上的两家火龙果基地,已吸引近3万人次前往。

大南生态岛上绿水青山的环境,也让这里的土地成为“香饽饽”。下南村副书记梁德明告诉记者,下南村内有1.2万亩鱼塘,1.5万亩耕地。以前,1000多元/亩/年的价格可以承包鱼塘。随着村内环境越来越好,土地资源越来越紧缺,上个月竞拍的鱼塘,已经拍出了4050元/亩/年的价格。

“绿水青山”带来经济效益的同时,社会效应也随之显现。在中南村,村里条件改善了,许多外出务工的年轻人开始返乡就业。大学毕业后外出就业的阿聪,3年前回到中南村,在村委担任资料员、跟进农业线。在下南村,常年在石岐工作的村民钟叔,返乡修建起了楼房,节假日回家度假。

■百年水乡气质淳朴,博爱基因代代传承

进入港口,水乡画卷缓缓铺开。从阜港路转入二榕树街,一片水乡景色呈现在眼前。葱绿水杉沿河道两岸生长,水乡居民沿河而居,老人闲坐村头榕树下乘凉,任由身边车来车往;在穿镇而过的港口河河岸,新建的亲水平台、沿河公园成为居民的休闲场所。

在港口,有水乡博爱基因的代代传承。1998年,港口镇民主社区义工队成立,成为全国首支农民义工队。这支以解决村内矛盾为初衷成立的义工队,已经从11人发展成为了一支有60多名队员的义工队伍。记者在走进港口各村、社区时看到,在这支“初代”农民工义工队的影响下,“志愿文化”在水乡土壤生根发芽。中秋节前夕,一场由港口镇文艺志愿者、个人、艺术团队组成的“临时艺术团”,给港口镇敬老院的老人们,带去了一场慰问演出。这场活动的策划人,是大南艺术团的创办人黄照洪。4年前,他将中南、下南村的文艺爱好者聚集起来,成立农民艺术团,并带领团队走进村、社区义务演出。艺术团凝聚本地居民,还带动新中山人融入城市。慰问演出当天,新中山人马金药也加入其中,表演舞蹈《花好月圆》。为了这场演出,她提前一周申请休假、参加排练,只为给老人们送祝福。

在港口,有传统手艺人的坚守。港口河岸边,造船人范建雄夫妻在百年船行内悠然锯木为舟。在船作为交通工具退出历史舞台后,夫妻俩仍然坚守传统造船工艺。为购置制作一艘船的材料,他们要跑上几个镇区。

水乡道路车流滚滚。当记者走进城市化进程中的港口,依旧能看到它还保留着百年前的水乡质朴气质。

首页 - http://nihonsuki.com